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站授權協議: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首頁

粗糙是一種精神虐待

All Pages |  1  |  2  |  3 

樂學連的召集人李幸長是這麼說:他們要指出一些問題,這樣的一個動作就好像指出一條馬路上哪些地方坑坑洞洞。當這些坑洞被指出後,他們認為應該集思廣益來公開討論解決方法,採取一種透明的政策形成方式,廣納意見,特別是實際執行教學任務的人的意見,而不是委由少數菁英憑著天縱英明黑箱作業。

我不知道為什麼台長連這樣一個簡單清楚的意思,也能理解成什麼「樂學連公然表示就是要抱怨」?我也看不出來,一個團體採取這樣一個謙遜的態度有什麼不對?難道我們期待現在又冒出來另外一批自命天縱英明的天才,關起門來規劃一番,然後昭告天下說這就是我們獨家配方的救世良藥?

至於馬克思,窮苦一生,窮到連我聽了都怕。但他雖然又病又窮,家庭災難不斷,但他卻是個書呆子,整天唸書唸書唸書。如果馬克思曾經「改變世界」,所依靠的當然還是他的思想—他的所謂「實用主義」哲學或「科學的社會學」,而不是行動,更不是什麼「解決辦法」。他最反對的人事物之一,不就是那些以為社會發展可以經由理性地提出「解決辦法」來「改變」的「理想家」?

在馬克思眼裏,世界就像一條波濤洶湧的歷史江河,大江不是東去,而是左去;不但左去,而且擋也擋不住;它是註定要向左邊流的,沒有任何人能改變這樣一個自然法則。

馬克思的基本想法(即便是說那樣一句話的早年馬克思),竟然能被台長扭曲成什麼「提出解決辦法」,如果馬克思只是要講這樣,那麼,陳水扁或任何一個人更會講這一套無甚意義的屁話不是嗎?馬克思還需要皓首窮經、整天往圖書館跑嗎?這種屁話,我大概小學三年級就會講了。套用台長的話,這代表台長「沒有論述能力」;但我倒不認為沒有論述能力就是台長所謂的「『笨、遜』」。

照馬克思的想法,他當然也不可能改變世界,就好像牛頓也只是「發現」了地心引力,「指出」了地心引力的存在,而不是「改變」了地心引力。馬克思不但不想改變世界,更不需要改變世界,因為他相信世界只是照著一條既定而無可撼動的正確軌道行進,這條軌道當然就是左派。

馬克思認為他自己只是個預言家。頂多,他另外還提出了一些「抱怨」,也就是「抱怨」那些不知天高地厚以為自己可以改變世界的「理想家」,另外也「抱怨」那些企圖阻撓社會既定發展的「障礙」。

國父說,馬克思只是個「病理學家」,而國父自己才是「社會改革家」。所謂病理學家當然就是「抱怨」哪裏有病以及指出發病的原理囉。馬克思的確是個病理學家,用台長的話來講就是「抱怨」。

更重要的是,馬克思不認為我們能改變世界。他恐怕更會「抱怨」國父這種自以為可以憑著理性和意志來設計社會發展的「烏托邦主義者」。

不管你認不認同馬克思講的(我自己是完全不認同歷史主義那部份),但是,他的想法就是這麼回事。我們要批評或引用一個人的想法之前,總得先搞清楚他在講些什麼,就好像我們如果非改變世界不可,至少該先搞清楚你所要改變的世界究竟有些什麼毛病,再來改變它也不遲。

樂學連的萬言書我沒看,只看了一些摘要式報導。它或許出言不遜,或許不夠溫柔婉約,但是,在做為一種社運的概念上,我看它是極其知道自己的極限的,至少到目前為止,並沒有亂開支票或亂下藥方。

相對於過去長久以來的教改,那種寡頭獨斷式的「決策」模式,在我看來不但恐怖,而且愚蠢,儘管我不否認主其事者大多懷抱著良善的動機。但是,會有誰會懷抱著邪惡的動機嗎?而且,這時候講動機之良善與否是毫無意義的。一個好的想法並不會因為主其事者懷抱著不良動機而變成一種壞的想法。反之亦然。就好像我也相信你是出於良善的動機,但是,這完全不會使你的想法增加一絲正確性或說服力。

樂學連的發起人之一—我所尊敬的黃武雄教授說得沒錯,許多問題出在一種菁英心態。這種心態不管是出於良善或邪惡都無妨,重要的是這種自以為是的心態,在它解決問題之前,往往帶來更多問題。

我不禁又要想到羅素,他有一句話說得蠻好的。他說:「世界的整個問題就出在:笨蛋們總是如此確信,而那些比較聰明的人卻反而處處充滿疑惑。」(“The whole problem with the world is that the stupid are cocksure, but wiser people so full of doubts.”)

笨蛋因為「如此確信」,所以也就特別喜歡提出「解決辦法」,特別喜歡「改變世界」或「改革社會」。我們幾乎可以這麼說,「喜歡提出解決辦法」簡直就是笨蛋的最顯著特徵之一。

之所以如此,我看原因可能就出在對世界的粗糙理解上。那些把世界看得很單調的心靈,總是「如此確信」,因為他們所理解的世界是如此單調而容易理解,進而以為別人的世界也跟他的世界長得一樣。

他們不但忙著改變世界,也忙著扭曲別人的話。我不擔心世界被改變,但我倒蠻擔心我的話被扭曲。所以,貼完這次之後不再來。因為我怕「討論」,那是一種精神虐待。如果台長看了不滿意,儘可把本文拿掉。

總之,別忙著改變世界,先改變自己信口開河的惡習,改變自己對世界粗糙不堪的理解方式吧。單純是好的,但是,單純不是單調,單純更不是愚蠢。粗魯也是好的,但是,粗魯不是粗糙;粗魯使人傾心愛慕,粗糙卻只是令人窒息想上吊。

All Pages |  1  |  2  |  3